地址: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梅园村航塘公路1236号
邮编:201405
联系人:宋龙新   宋磊
联系电话:15801720525
联系电话: 57589100  /  57588202
传真:021-57589322
邮箱:songlei0513@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天津天海帝国崩塌:都是高调惹的祸

日期:03-31

2020年3月5日,农历惊蛰,寓意万物复苏。然而,与中国足球有关的一段故事却在这一天走到了结局。

中超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官方发布公告拟对外零元转让俱乐部全部股权,这意味着,天海的投资方权健决定退出中国足球。

事情的发生绝非毫无征兆,起因可以追溯到2018年的冬天,俱乐部投资方权健集团陷入非法传销案,可这份公告还是有些突如其来。

进入2020年后,身为教练组组长的李玮锋一直不遗余力地在与解散退出的传言做着抗争,没想到从未发声过的俱乐部直接宣判了结果。

此时的李玮锋不知心里会是什么滋味。2015年当他面临退役时,权健董事长束昱辉将他招至麾下,他完成了从一名足球运动员向职业经理人无缝衔接的转变。这几年,李玮锋几起几落,负责过引援,管过青训,也曾被短时间架空过。去年年底,天海岌岌可危,他出任教练组组长,球队完成保级。

但这一次,无论李玮锋努力接受各路采访也好,还是继续带着一帮看起来还好的球员继续训练也好,终究无法左右,甚至不会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任何影响。因为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他对着媒体的喊话听上去掷地有声,实际上却掀不起任何波澜。

因为他解决不了天海的病根——没钱。

做了一年的“畸形”儿

束昱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球队,会因为没钱而濒临解散。如今,他已经被判9年有期徒刑,身在监狱,依旧为自己集团和俱乐部的未来殚精竭虑。

没钱并不是天海最近才面临的问题。2019年年初,束昱辉和他的权健集团被立案调查,集团银行账户被冻结。在天津市体育局的协调下,足球俱乐部迅速更名为天津天海,并随即进入被托管状态。在托管的第一天,俱乐部“权健”的字样全部被卸下,换上了新招牌“天海”。这样的速度在天津这个城市,甚至可以说一点都不算快。

托管之后的整个2019年,天海的生存情况很特别。在托管方的协调和帮助下,天海靠打报告解封被冻结账户里的资金来维持开销,而托管方的另一个职责则是监督这部分资金只是用来维持俱乐部的基本运转。彼时,案件还在调查之中,俱乐部的存在对束昱辉来说还是有一些实际意义可言,正如刚开始搞足球时对于他的意义一样,他企盼着中国足球能带给他一些金钱以外的东西。

在中国足球的管理者,地方体育局,甚至更高层面的有关部门眼中,他们也不希望在天海再出现更多的负面新闻。所以连这一年的球队跟队记者,也是严加筛选。有的常年跟队的记者,从此就消失在了天津体育圈。

沈祥福成为了这支全新天海的主教练,但老沈很难受,队员也很难受。原俱乐部管理层说不上话,托管组也因为缺少职业足球直接管理经验,完全让教练和球员成为了“孤儿”。最终老沈只拿到了一场胜利,不得不下课。老沈的结局是,队员不说他好,俱乐部管理层也与他离心。接了这么一个烫手山芋,最后没落着好,他的郁闷只能靠平日孤单的万米跑来宣泄。

球队成绩太差了,托管组也没有办法,职业足球不是依靠口号的信念就能玩得起的。这一次托管组也没辙了,于是便让俱乐部原来的管理层李玮锋再度走到台前。请来了2018赛季的救火教练韩国人朴忠均。

朴忠均的下场并不比老沈好。

来的时候风风光光,朴忠均成为了球迷眼中的希望。即便是在看台上露个脸,就能让看台上的球迷放弃关注场上的情况,转而跟他对上眼神,确定他是能够救天海的人。朴忠均现身的第一场足协杯比赛结束后,他约了当时还处于失势状态的李玮锋去吃宵夜,希望能够与李玮锋重新组合,再创18年保级的希望。

那顿烤肉,两人都吃得挺香,第二天决定与托管组进行一番协商。没想到,托管组一开始并不同意让李玮锋重新掌权,这个结果让两人大失所望。不过随着朴忠均的新帅首秀失败,事情很快便发生了改变。李玮锋重新走到台前,与朴忠均搭班子。

所属类别: 新闻中心

Copyright @ 2016-2020   上海华威纸管厂版权所有